绿园区社会趣闻

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四方新材曾涉违规“转贷”,“歇业”公司竟成核心供应

发布日期:2020-09-07 07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公开信息显示,“重庆市勇梦建材有限公司”成立于2016年9月,成立的次年即成为四方新材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;这家公司注册资本为160万元,截止到2019年末实收资本为零、社保缴纳记录为零,却能够为四方新材提供上亿元的商品。

    不仅如此,根据“重庆市勇梦建材有限公司”公示的各年度年报,均显示该公司处于歇业状态,这与该供应商连续多年成为四方新材关键客户的信息,存在重大矛盾。

    【环球网 记者 陈超】重庆四方新材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产品是商品混凝土,广泛应用于道路、桥梁、隧道、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,以及房地产开发等领域。财务数据显示,四方新材在2017年和2018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非常快,分别为31.23%和56.43%;但2019上半年实现营业额却仅为6.7亿元,并不及2018年全年的一半。同时在业绩数据之外,四方新材更存在不少问题值得关注。

    违规“转贷”历史

    同时,在四方新材的授意之下,重庆农商银行将公司申请的贷款,汇入指定的第三方账户,此举是否合规?重庆农商银行在贷款投放风控是否到位?同样值得拷问,但并非是四方新材的核心问题。

    招股说明书显示,四方新材的核心供应商包括“重庆市勇梦建材有限公司”,该供应商在2017年为四方新材供应河砂,并成为四方新材第4大供应商;2018年和2019上半年供应商品范围扩展到机制砂、碎石,这两期都是四方新材的第一大供应商,采购占比高达10%以上。

    此外,重庆农商银行还曾牵涉到四方新材主要客户的诉讼纠纷中。“重庆万泰建设(集团)有限公司”一直都是四方新材的核心客户,据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在2015年11月发布的民事判决书(【2015】南法民初字第02438号)公示,2013年6月10日,刘世君以万泰建设(集团)合川南溪还房四、五区项目负责人的名义出具借条写明:今借到沈应华、蒋光新20万元,用于合川南溪还房(一期)工程四、五区保温工程款的支付,借款在2013年7月6日前归还,借款利息按月息2%计收;如超期未还,可凭此条由万泰建设(集团)公司从合川南溪还房四、五区项目工程款中直接支付。借条还写明:请将此款直接汇入合川工地保温负责人张吕私人账户中,由张吕直接支付工人工资。当日,沈应华即通过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向张吕的账户转款15万元。

    “歇业”公司竟成核心供应商?

    据招股书披露,报告期内公司存在将银行贷款汇入指定供应商,指定供应商在短时间内汇回公司的情形,对此招股书做出解释认定并不违反《刑法》、《外汇管理条例》等,但是并未就此解释原因是什么。至于公司的贷款通过供应商短暂周转的目的是什么?公司涉及转贷的供应商具体是哪些单位?对此,四方新材在招股书中都未予以提及,也未就此接受记者采访。

    根据招股书披露,四方新材在2016年、2017年存在多次转贷行为,其中大部分贷款银行均为重庆农商银行,仅2017年双方就发生转贷业务8笔、涉及金额达1.5亿元以上。同时,由于四方新材董事长、总经理李德志参股重庆农商银行,因此重庆农商银行被认定为四方新材的关联方。

    从四方新材的主要客户经营情况来看,在2020年已经出现了部分问题。如应收账款第二大客户重庆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,该公司在今年7月、8月已经多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;应收账款第三大客户“重庆万泰建设(集团)有限公司”和第四大客户“重庆拓达建设(集团)有限公司”也都存在类似问题,在今年下半年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。这也指向四方新材的客户群信用状况,在今年出现了明显恶化。

    根据财务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末四方新材的应收账款余额就高达11.4亿元,而与之相比,四方新材2019上半年的营业收入金额也不过才6.7亿元,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.39亿元,仅相当于应收账款余额的九分之一。

    此外,根据招股书第157页披露的销售信息,四方新材向不同客户销售商品混凝土的均价存在较大差异,以2019年上半年为例,针对中国铁建销售单价高达530.35元/方,而同期针对其他客户的销售单价则分布在470元至490元区间,请问原因是什么?2018年也存在类似现象,对客户“中国核工业华兴建设有限公司”的销售单价高达582.37元,而对其他客户的销售单价则均保持在490元以下。

    四方新材在招股书披露的2016年、2017年的主要供应商中,排名第一位的是“重庆小南海水泥厂”。公开信息显示,“重庆小南海水泥厂”还是重庆市大渡口融兴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0%的主要股东,而这家村镇银行的控股单位是哈尔滨银行。

    客户群信用状况恶化